慈善法實施近3年 聯合激勵懲戒重點治理慈善捐助失信

“我國已經成為全球網絡慈善的引領者。”在民政部日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民政部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司副司長孟志強如是說。

這一說法有着如下一組數據的支撐:2018年,網民點擊、關注和參與慈善超過84.6億人次,一些基金會的網絡募捐已經占到捐贈總收入的80%以上。其中,2018年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組織開展的“99公益日”活動,超過2800萬人捐款8.3億元,加上騰訊等企業的配捐,總共募款14.14億元,支持了5498個公益慈善項目。

網絡慈善異軍突起,已經成為中國慈善法實施近3年來,中國慈善領域中最亮眼的風景。

慈善法千呼萬喚始出來

14項配套措施相繼發布

2016年3月16日,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我國首部慈善法通過,并于同年9月1日正式實施。

在慈善法出台之前,中國的慈善事業曾遭遇過質疑風暴。在一段時期内接連發生了“郭美美事件”“李連傑壹基金被指貪污三億元善款”“李亞鵬嫣然天使基金遭質疑”等事件。無論這些事件的最終結果如何,中國慈善領域規制的必要性與緊迫性随之凸顯。

這也使得一度難産的慈善法迎來了轉機:從民政部早在2005年就開始牽頭起草慈善法,卻因分歧太大走不下去;到2013年10月30日,慈善事業法列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的五年立法規劃中的第一類項目,立法進程由此大大加快。

2015年10月30日,慈善法草案終于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初次審議。彼時,全國人大内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勝明作草案說明時點出了慈善領域的新問題亟待規範:“随着慈善事業的發展,在慈善領域出現許多新情況新問題,為了激發慈善組織活力,增強全社會慈善意識,規範慈善行為,促進慈善事業健康發展,有必要制定一部專門的慈善法,完善慈善法律制度。”

對于這部“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法律,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原副主任阚珂毫不吝啬對它的肯定:“慈善法在制定過程中充分發揚民主,聽取各方意見,應該說,制定的是一部比較完善的法律,絕大多數代表都表示滿意。”

民政部和地方各級民政部門作為慈善事業主管部門,對于慈善法的貫徹落實更是身體力行,拿出了一系列切實舉措。令阚珂印象深刻的是,“民政部門非常積極”,民政部專門召開全國民政廳局長參加的會議,學習和研究如何貫徹好慈善法。而這次會議也造就了兩個“最”,即民政部曆史上“規格最高、參加人數最多的一次會議”。

在慈善法之外,民政部或單獨、或聯合相關部門迅速出台一系列配套政策措施,基本構建起了我國慈善事業的制度體系。

這一制度體系包括:民政部、工信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國家網信辦于2016年8月30日聯合印發、同年9月1日起施行的《公開募捐平台服務管理辦法》;民政部于2016年8月31日發布、同年9月1日起施行的《慈善組織認定辦法》和《慈善組織公開募捐管理辦法》;2016年10月11日民政部、财政部、國家稅務總局聯合印發的《關于慈善組織開展慈善活動年度支出和管理費用的規定》;銀監會、民政部于2017年7月26日印發的《慈善信托管理辦法》;民政部于2018年7月27日發布、同年9月1日起實施的《慈善組織信息公開辦法》;民政部于2018年11月30日印發的《公開募捐違法案件管轄》;等等。

包括上述規定在内的有關慈善法的配套政策措施,在慈善法實施近3年的時間裡,多達14項。涉及内容廣泛,涵蓋了慈善組織認定登記、信用管理、志願服務、慈善組織信息公開、慈善财産保值增值等多個方面的内容。

多批次聯合激勵和懲戒

重點治理慈善捐助失信

“特别是會同财政、稅務、海關等部門提高了企業捐贈的優惠幅度,簡化了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資格審批流程,擴大了享受慈善捐贈物資減免稅優惠的社會組織範圍,落實了捐贈物資進口免稅待遇,加大了對公益股權捐贈的鼓勵等。”孟志強說。

孟志強還特别提及了另一項制度,即2018年2月24日,國家發改委、人民銀行、民政部等40個部門聯合簽署并發布《關于對慈善捐贈領域相關主體實施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初步建立了慈善捐贈領域信用激勵懲戒機制和信息共享機制,将慈善捐贈納入社會信用體系範疇,從社會治理、市場監管等多個方面對慈善捐贈領域的有關主體進行聯合激勵和懲戒。

據了解,民政部目前已進行了多批次的聯合激勵和懲戒,并大力推動慈善組織增強誠信自律意識。“截至2018年底,先後共将58個慈善組織列入守信紅名單,8個慈善組織列入失信黑名單或灰名單,起到了示範和警示作用。推動了相當一部分慈善組織紛紛簽訂信用承諾書。慈善捐助失信也作為專項治理的重點,加大執法力度,對慈善活動中的違法違規行為和假借慈善名義開展的非法活動都進行了嚴肅查處。”民政部慈善社工司慈善組織處處長馬昕說。

而此前,民政部出台的《社會組織信用信息管理辦法》《慈善組織信息公開辦法》《慈善組織保值增值投資管理暫行辦法》等,均有信用監督的相關内容,這也為信用體系建設提供了有力支撐。

提高慈善信用體系建設,也是民政部為網絡詐捐拿出的治病藥方之一。針對新近頻頻被曝光的網絡詐捐事件,民政部近日作出表态:将在引導平台修訂自律公約的同時,推進慈善捐贈領域信用激勵和懲戒常态化、制度化。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主任、中國慈善聯合會法律顧問張淩霄對此予以肯定,認為在應對網絡詐捐上,推動和監督行業自律,加大對不誠信行為的聯合懲戒力度,是可行之策。

對于網絡慈善加強監管是重中之重。“為加強對平台的事中事後監管,按照平台基本管理行業标準,我們進行不定期巡檢,并在年中、年末開展考核。”民政部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司一級巡視員李波說。

慈善公信力重建顯成效

社會捐贈額超900億元

在監管部門的嚴管厚愛之下,中國的網絡慈善事業發展迅猛,蒸蒸日上,如今更是讓中國成為全球網絡慈善的引領者。

“黨的十八大以來,特别是慈善法頒布以來,我國慈善事業借助‘互聯網+’迅速發展,互聯網慈善在營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李波說。

近年來,民政部對互聯網慈善的支持與規範并舉:建立了慈善組織年度工作報告制度,将慈善組織和慈善信托的年度工作情況主動向社會公布;建設了全國慈善信息統一平台——“慈善中國”,通過網絡對慈善組織開展的公開募捐活動進行備案,持續動态公開慈善募捐和慈善活動進展情況,特别是在今年2月民政部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司成立後,對“慈善中國”全國慈善信息平台進行了疊代升級,開發了移動端頁面,優化辦事服務流程,推動實現慈善信息全國“一網可查”;指定了20家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台,為所有慈善組織發布募捐信息提供服務,進一步規範慈善組織的網絡募捐行為。

所有這些舉措,都使得網絡募捐活動變得更加透明、更加規範。

在慈善法實施後的第3個年頭,也即2018年度,全國社會捐贈總額超過900億元。截至目前,全國登記認定慈善組織超過7500個,淨資産合計約1600億元;目前設立慈善信托204筆,信托合同規模約22.48億元。

曾經籠罩在中國慈善事業頭上的陰霾散盡,而中國慈善事業的規範化并未停止。今年2月民政部專設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司,對慈善工作的重視可見一斑。民政部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司司長賈曉九表示,将完善慈善組織公開募捐、信息公開、保值增值等監管機制,規範慈善行為。繼續推進全國慈善信息平台建設,加強對互聯網募捐的監管,指導督促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平台加強自律。

友情鍊接